彩1app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南縣文化>湖西文藝

刘老汉的开心事 南县 李争荣

2019年09月09日 浏覽量:78 来源: 本站原创 作者: 李争荣

推開劉老漢家門之際,耳畔便傳來新聞播報的聲音,見我到來,劉老漢十分高興,忙邀我落座觀看。不時發表著感歎:“國家真強大了啊……我們和朝鮮人民的兄弟關系越來越好……”看得出來老人挺是激動,不僅僅是因爲習近平主席出訪朝鮮受到了空前熱烈歡迎,他是真正感受到國家的強大,人民的富足,社會日新月異的發展。

正攀談間,劉老漢的孫媳婦早已吆喝著泡上來幾杯熱騰騰的芝麻花生茶,桌子上擺滿花生、紅薯片、玉米、辣椒蘿蔔等各式土特産,還給我打了放鹽的三個荷包雞蛋。要知道在農村,荷包蛋可是老一輩招待至情至愛親戚朋友的最高禮節。特別是在物質匮乏的年代,並不是所有來客都能享受這種待遇的。雖然隨著社會的發展,物質豐盛,百姓生活逐年提高,年輕一代已很少有人會爲來客做荷包蛋,但是老輩人一直保留著這樣的禮節。進門三個荷包蛋,客人是必須要全部吃下的,不僅僅是因爲好吃,更是表示對主人謝意與尊重的一種行爲。每次到劉老漢家,他定會要孫媳婦給我呈上一碗香噴噴的荷包雞蛋,早已當我是他的親生兒子了。

每隔段時間我總會去劉老漢家坐坐,陪他老人家聊聊天、說說話,他每次都會問著差不多相同的問題:“小李,最近工作好嗎?任務完成得怎樣?家裏怎麽樣?……又有新政策嗎?現在國家對我們老人真的是好啊!今年建國七十周年,有國慶大閱兵看吧……”從個人到家庭,從地方到國家,他總會有很多談資,盡管耳朵差不多都聽得有點起繭,每次我卻總是能耐心隨聲附和,從不掃他的談興。

初識劉老漢,其時我還只是個黃毛小子,歲月如梭,彈指間我亦已經兩鬓斑白兒孫滿堂。而今,劉老漢更是八十有三了,但他心胸開朗精神矍铄,看上去也就七十出頭。原來最喜歡天天看報紙,掌握國家和世界大事要事。後來,孫子給他買了一個華爲手機,老人追趕潮流,硬是點點滴滴的學,慢慢熟悉手機操作。如今,除了偶爾浏覽一下報紙外,在手機上看新聞玩微信已成了他的家常便飯,一般的人還講他不贏、玩他不贏,令人刮目相看。

說起老人的身世,倒是令人唏噓。劉老漢曾多次跟我講起過,要不是共産黨英明領導,他想都不敢想像能過上這種神仙一樣的生活。他出生在舊社會,長在新社會。還只有幾歲時,母親就撒手人寰離他而去,抛下他和兩個姐姐、兩個妹妹由父親一手帶大。那個時候,農村重男輕女思想的嚴重,姐姐妹妹小學都未畢業,有一個姐姐甚至僅讀得兩冊書,只有他讀完了高小。因爲家庭條件差,全家人擠住在三逢兩間又低又矮的舊木房子裏生活,貧窮的生活常常是衣難蔽體食不果腹,饑一頓飽一餐。後來換了新天,搭幫毛主席推翻了舊社會,建立新中國,他們終于分到了田土,當家成了主人,生活慢慢好了起來。

在劉老漢的心裏,人生幾次大的變化印象深刻。每次他都會對我提及。那是有一年夏天,勤勞的父親從山裏砍下一點樹,在鄰裏的幫扶下,花了幾個月的時間,將原來的舊房子撤除,建了一棟五縫四間兩雜屋的木房子。搬家的那天,家裏來了好多客人,還辦了幾桌酒席。當他第一次擁有自己的單獨的臥室時,他快樂得像個小孩子。後來慢慢長大,他接過父親手中的接力棒,成爲家裏的頂梁柱,而且找了一個心地善良、賢惠能幹的妻子,共同挑起了生活的大梁。婚後,生育四個子女。那時,家中的主勞力就是父親和他們夫妻三人。每天清早要到生産隊上工,不能按時回家,而四個孩子接連出生,年紀相差都不大。家中子女多,糧食又少,自是不夠吃。只得忙裏偷閑,在自家屋前屋後種點小菜和紅薯玉米,改善一下生活水平。印象中,他們全家晚餐有過好多次吃鍋巴粥,差不多個把月家裏才能打次“牙祭”吃點點肉。盡管生活清苦一點,可他們從未放松過對子女的教育,甯願缺衣少食,也要讓子女多讀點書,有點出息,以後能過上好點的日子。

終于,改革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,農村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,田土分到家,他們比以往更加勤勞,真正解決了最頭痛最現實的吃飯問題。後來,他們省吃儉用買回了一台12英寸的“韶峰”牌黑白電視機,也是他們大隊唯一的一台電視機。買回來放的那天晚上,繁星點點,夜色正好。他們家正中間的堂屋裏三層外三層圍滿了人,蹲的坐的站的應有盡有,如同劉姥姥進大觀園。開始硬放不出圖像,專門安排人將天線杆左轉右轉,其它人負責電視機調頻道的調頻,傳話的傳話,好不熱鬧。幾經周折,看到圖像了,家中把早已准備好的鞭炮點燃,笑聲和鞭炮聲彙成了歡樂的海洋。現在想起那次場景,依然記憶猶新、回味無窮。

後來,劉老漢的大兒子考上了國家公務員,跳出農門吃上了“皇糧”。接到報到通知的那天,劉老漢在他家裏的禾場做了次大酒,請了人幫忙做飯菜,專門殺了豬宰了羊。周圍的五個生産隊家家戶戶老的小的都來了。那天,劉老漢酒足飯飽,滿面紅光。當著十幾桌人大聲說道:“各位父老鄉親,我當公務員的夢搭幫兒子爭氣實現了,謝謝大家平時的關心幫助,萬分感謝,今天在這裏,大家盡情喝酒吃肉,我們全家人高興。”有人說過,一屋屋的出人才。這不,緊接著劉老漢的第二個、第三個孩子相繼考進的教育部門和供銷合作社,都吃上了國家糧,劉老漢一家人更是笑得合不攏嘴。只有最小的女兒,另辟蹊徑幹個體戶,離開生她養她的家鄉到異地創業。小女兒創業伊始,缺少啓動資金,劉老漢抱著試試看的心裏找到了在公社信用社上班的小李,也就是這一次,劉老漢和小李結下不解之緣。小李在得知劉老漢的情況後,立刻與同事進行上門調查並經過審批,給劉老漢發放了一筆上十萬元的貸款。正是因爲貸款的關系,兩人你來我往不久便熟知起來,關系也更加融洽密切。後來,在小女兒發展的瓶頸期,小李又充分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和快捷的可靠信息,幫助劉老漢的女兒賺得人生的第一桶金。就這樣,小李真誠的服務,自然而然成爲了劉老漢家中的座上賓。

如今,到劉老漢家,早已不再是舊時模樣。居住的村落路面由崎岖不平的泥巴路換成了六米寬的硬化路,家裏的電視機黑白的換成了彩色的,窄屏幕的換成了寬屏幕的。劉老漢家還迎娶了孫媳婦,兒孫繞膝四世同堂,逢年過節家裏的禾場停不下自家的小車,便專門建起了一個能同時容得下四台車的車庫,劉老漢每天茶余飯後,聽聽新聞,散散步,和同齡人群唠唠國家時事,身體還硬朗了不少,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老兩口吃起了多年的“皇糧”,最近每月又加了上百元的農村退休金。前段時間,劉老漢全家又到北京旅遊了一個星期,搭了飛機、坐了高鐵、住了星級酒店,回來時還給鄰居帶回了紀念品。

手機裏,新聞已經播完,這一刻又傳來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的優美旋律,聆聽著美妙的歌聲,我和劉老漢相視一笑,情不自禁便一起開心吟唱起來。

  • 責任編輯:秦 俊
  • 審  稿:李 輝
  • 簽  發:姚 偉